快讯
微信

扫一扫,
或在微信中搜索
"白金岛斗地主官方正版"
微博

扫一扫,
或点击直接进入
"白金岛斗地主官方正版"
官方微博
QQ群

扫一扫,
或点击加入
"白金岛斗地主官方正版qq群"
官方qq群

戊戌之诗(二)

2018-12-14 13:29 来源:白金岛斗地主官方正版 作者:拖雷
0
A- A+

戊戌之诗(二)
                                                            
作者:拖雷

【编者按:小说家拖雷的诗语感非常顺畅,纯度高,简约有度。没有内蒙口音也不是普通话口音,叮咚叮咚全是诗的发声。——刘不伟】
 
《另一个我》
 
在马连道
我租了一个公寓
价格不贵
三千一个月
这样的价格
据说便宜到家了
 
房子在二十三层
是楼的最高层
站在窗前
能看到西客站的房顶
 
还能看见
一个月前的我
出了站台
抬头看了一眼
不太亮的天
 
《领导》
 
菜市场里
总有一个卖菜的
叫我领导
 
他说领导,今天的芹菜好
他说领导,今天豆角便宜
 
因为他这么叫
我喜欢到他那里买菜
他的菜确实好
且便宜
 
他叫我的口气
也很谦卑
 
因为买菜
我俩成了上下级
因为买菜
我成了他的领导
 
《灾难》
 
鹦鹉死了
女儿在电话里
这样说
 
孩子没有这样的经历
可我
心里不知有多难受
 
我知道
这次远行带来了灾难
 
让一只
会飞的的精灵
死于囚笼
如果我在
它不会死得这么无声无息
 
如果我在
我会妥善安顿它的葬礼
 
或者等到春天
让它飞走
 
《完好如初》
 
晚上快睡的时候
九点或者九点多一点
父亲拉了一裤子
黄色的便渍
泅透了床单
褥子也有一片
父亲叹了一声
 
开始,我有点小心翼翼
或者说对父亲的粪便
无从下手
我要克服这一点
 
他身上
和裤子里的排泄物
要快点洗掉
像洗掉脑子里
父亲的叹息
 
一切变得干净
一切完好如初
 
《欲望》
 
落日从窗口
投射进来
 
窗口不大
光线也是窄窄的
窄得像我的欲望
我的欲望就那么大
 
具体说吧
我需要一个女人
像这点光
安静或明亮
在我面前
说说话
 
《反间谍日记》
 
这是本旧书
封面发黄
潘家园,我五块买的
不对好像四块
 
它落在我手上
一点没浪费
 
我看的很仔细
有个情节我记得最深
 
他们去海滩抓特务
跑了一个
他们确信没跑远
就找呀找
还是没找到
 
这个聪明的家伙
装作抓捕的人
本来就要成功
可最后还是被抓住了
 
《断片》
 
洗澡的时候
一个五十岁的老男人
说起他喝酒断片
 
每次喝醉
他都想不起来
怎么回家的
怎么躺在自己的床上
 
他的经历我也有过
就在不久前
还刚刚发生
 
我想跟他聊一聊
这是怎么回事
 
《吃螃蟹》
 
春雷买了螃蟹
活的
(之前我还以为都是死的)
从阳澄湖寄来
 
他打开火
添满水
一锅张牙舞爪的螃蟹
被活活闷死
 
其中一只
似乎想逃出去
 
玻璃盖下
我看见它的腿
不停抽搐
过了一会
就不动了
 
《女老师》
 
如果再精致些
我是说如果
如果她的牙再白些
 
糯米牙
小且
有些发黑
发黑也不准确
是发青
 
她合住嘴时
就看不见
 
她的牙
一点不影响她的好看
 
她确实好看
可我每次看她
总看她的牙
总是想
再精致些就好了
 
《开始》
 
火车上列车员
推着小车
卖蓝莓
 
开始的时候
一袋十五
说这蓝莓来自大兴安岭
无污染纯天然
 
他先是免费送
这是套路
大家谁都知道
吃人嘴短
到时候不买也不好意思了
 
《阿尔来呼》
 
他说他1972年出生
我一点不信
 
不信不是他有多老
也不是他有多年轻
不信的理由
可能来自他的缓慢
或者说话的态度
 
哦,还是不了解
最好也不要了解
 
听赵卡的介绍
已经足够
 
阿尔,宁夏人
本名张涛
以前有个网名叫
宁夏混子
 
《雨》
 
来嘎仙洞参观
导游是个女孩
九三年出生
坐着观光电车
到了洞前
下起雨,间或
下了冰雹
 
女导游说只有一把伞
一起用吧
这是多么好
我俩肩挨着肩,甚至
我看清她的假睫毛
 
进洞的台阶
又湿又滑
她不时用手扶我
我很受用
 
才走了一半
她说雨停了
然后,她停了一下
收起了伞
 
《山洞》
 
从呼市到北京
火车总要经过很多山洞
一个接一个
 
在光亮中谈话的人
要适应一下
不然
黑下来的时候
你会发现
跟你交谈的人
一点不好玩
 
或者他像个鬼
一会变人
一会变鬼
 
《壮举》
 
一个男人
走在我面前
左右手
各拿一桶方便面
 
一碗是酸菜的
一碗是康师傅
 
他的姿势
让我好奇
双手像拎着两个哑铃
或是两捆手榴弹
他的壮举
不是毁灭这个世界
而是靠这点粮食
在这个清晨
轰炸他
空荡荡的胃
 
《父亲》
 
父亲病了
住在保健病房
这里
有级别的人才能进来
父亲就是有级别的人
 
病房很好
跟宾馆一样
和宾馆也不一样
父亲能报销百分之九十
 
躺在这里
病人是有尊严的
父亲就有尊严
他知道
这里住的全是有级别的人
 
《会合》
 
我在潘家园等俊杰
说好了十一点
他还是没到
 
我给他去了电话
打电话之前
我用微信
微信他没回
我才打了电话
电话里他说他已经国贸了
用不了多长时间
我们就会
胜利会合
 
《女王》
 
火车上
一个女人不停地叨逼
 
电话里
她要去某地
组织老师搞讲座
 
她的声音
很亢奋
好像去搞暴动
 
一个女人要是暴动
肯定是把男人
压在身下
她成了女王
 
《老头》
 
敲门的是个老头
六十岁的样子
他说修暖气的
我让进屋
 
他在暖气上放水
放了有一盆
黑乎乎的
像污血
 
老头说这座楼老了
哪儿都是问题
 
他边说边干
中间还有方言
我一句也没听懂
 

作家、诗人拖雷近照

新闻热线:010-85766585/010-85753668/18618415909 主编信箱 Email:18612791266@126.com
投稿邮箱[散文:zjwswsb@126.com  评论:zjwwxpl@126.com  小说:zjwwxxs@126.com  诗歌:zjwscgf@126.com]
白金岛斗地主官方正版QQ群:209231420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青年汇佳园102号1031/1032室 邮编:100015
京公网安备11011354019783 京ICP备11032410号-5 白金岛斗地主官方正版商标注册号:13753722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2-2016 白金岛斗地主官方正版